3158首页 > 财富资讯 > 财富课堂 > 80后袁旭北京大学休学创业

80后袁旭北京大学休学创业

2017-05-12 来源: 3158财富黑龙江

这位1984年出生的迅游网络科技公司总裁有着比尔·盖茨式的经历:袁旭在北京大学计算机专业念了一年后就休学回成都创办网游服务公司。经过几年的发展,迅游在业内已崭露头角,并得到风投的青睐。

袁旭说自己运气非常好,但在成都,这样的成功故事却不断被“运气好的人”拷贝。

成都市高新区软推办主任尹朝银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成都网游业创业团队大量涌现。截至2009年底,当地网游业从业人员达到10000余人,实现销售收入近15亿元。

在网游业,一夜暴富的财富神话接连上演,诱惑着有创业冲动的80后年轻人,他们都梦想成为陈天桥、史玉柱。而陈天桥们也把目光投向这个群体,网游巨头在成都收购网游产品、收编网游团队、兼并创业公司,暴富神话同样也在这里上演。

26岁,1亿元投资

在成都搞网游的大多是80后的年轻人,他们可能是网游玩家,或者是对网游很有兴趣。袁旭和合伙人就是通过网游认识的,共同的兴趣爱好使得在广州和杭州的伙伴汇聚到成都来一起创业。

如今,迅游已有3000万注册用户,占据了该行业60%以上的份额。并在2008年实现盈亏平衡,2009年达到千万级盈利。在网游加速器越发成为“吸金器”的趋势下,风险投资机构开始纷纷向网游加速行业抛出“绣球”。

“我们现在不差钱。”袁旭说。迅游已经获得多次投资,上月,国内四家投资机构挚信资本、达晨创投、成都盈创动力、亚商新兴向迅游投资1亿元,首期投资4000万元。

80后的彭海涛也是一个传奇式人物。从四川大学休学创业,先后将自己创办的锦天科技和星漫科技卖给盛大,前者交易1亿元,后者卖了1.4亿元。2007年卖掉锦天科技之后,23岁的彭海涛就成为中国最年轻的亿万富豪,也成为了成都网游的标志性人物。

“我们当时去彭海涛的公司看,用的电脑都是裸机,没有机箱盖,就是一些年轻人在那里鼓捣。”成都市高新区一位官员回忆当时的情景。2002年,彭海涛用父亲提供的100万元作为启动资金开始创业之旅,5年后获利却如此巨大。

但创业往往意味着艰辛。

2008年4月,谢凯辞去上海迪斯尼的工作,回到成都创办欢娱互动科技公司,那年他30岁。

“创业不是那么容易,做网游风险是很大的。”谢凯一再强调创业的困难。比如去年他们研发的一款产品,中途核心程序员离职创业,“程序员离职问题很严重,因为新进来的程序员对以前的程序没法看懂,一款产品可能因为程序员的离职而前功尽弃。”

事实上,袁旭创业之初也面临很大难题。“当时没有规划,就是凭脑袋里想的去做,我们最初是想做网游产品的,做了三个月之后,发现不行,最后我们决定做网游服务,开发网游加速器。”袁旭说。

回四川创业去

正是这些年轻人一个一个的创业梦想,最终汇聚成当地的产业洪流。

成都市高新区软推办主任尹朝银告诉记者,近年成都涌现了锦天科技、星漫科技、梦工厂、迅游科技等一批新兴网络游戏企业。

“搞网游的很多是四川人。”谢凯和袁旭都这样说,他们两个分别来自四川乐山和雅安。史玉柱的团队就是“四川军团”,其他的网游企业也有不少四川人。

不过,成都网游业的兴起,不仅仅是因为网游从业人员“思乡心切”。

“成都这边人才、政策、创业环境很好。”谢凯概括道。相对便宜的生活成本也为创业提供了有利的支持。

网游本质上仍是一个高投入、高风险的行业。谢凯说,北京、上海等地已经形成几个网游巨头把持的格局,他们有雄厚的资金,能提供可观的待遇。

“在北京、上海这些地方,如果你创业,天天都得提防被人挖墙脚,尤其是核心程序员。一个程序员的离开可能就会毁掉一个企业。”谢凯说,“北京、上海这些地方的人员流动太大。对于创业团队来说,人才的压力非常大。”

相对而言,成都在这方面提供了很好的条件。

成都有电子科技大学、四川大学、四川音乐学院、四川美术学院等高校。“腾讯的一位高管对我说,他们80%的美术设计人员都来自一个学校。”谢凯说,在四川这边人员比较稳定,他的团队已经从2008年的5个人发展到现在的70多人。

事实上,大量创业团队的出现,使得成都的网游已经形成集聚效应。成都市信息办主任刘勇介绍说,成都是国家重要的数字游戏动漫产业战略基地,现有游戏动漫开发、营运和专业人才培养等企业210余家,相关从业人员约3万人。2009年实现销售收入28亿元,约占全国6%。

在数字游戏方面,以网络游戏主打、视频游戏起步和手机游戏提速为特征,形成一定规模的企业集聚和较为完整的产业体系。

国内知名网络游戏企业也加速在成都聚集。目前排名前十的网络游戏企业中,盛大、腾讯、巨人、完美时空、光宇华夏和金山等6家企业直接或间接在成都高新区投资,设立了分支机构。此外,网易、久游也在成都有游戏开发工作室或办事处。

责任编辑: Jayson

热门推荐

相关项目